相关文章

戏说「愉悦」强迫症,真的交互设计满足需求足矣

创见干货:尝试大批量制造「愉悦」式交互设计,这就好比强迫服务生在制服上戴上 37 枚圆章,真是受够啦!37 枚圆章典故源自 99 年美国一部卖座的喜剧影片《上班一条虫》,餐馆老板希望自己的服务生带上圆章,借此让服务生同客人打开话匣子,试图愉悦客户,从而获得更好的生意。但实际上影片中的女服务生最后对此举表示轻蔑,竖起了中指!

设计师本身的角色就好比一位考虑周全,能够预判客人需求的好主人。

如果你把应用的用户体验当做观众的反馈,那么「愉悦感」自然就是设计师所追求的目标。但如果你把应用的用户体验看做邀请别人来家做客,那么过分强调「愉悦感」就显得有失要点。美国当代声名卓著的剧作家、电影编剧大卫·马梅 (David Mame David Mamett) 在其《真与假:演员的异端与常理》的书中写到,

在餐馆里享用一顿晚餐仅仅只需要美味佳肴配上良好的环境足矣,根本无视服务生的「虚情假意」,这种与享用晚餐完全无关的额外情感投入会让人感到很假,很廉价。